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倪萍长沙挤地铁

皇后猛于虎:番外 高洪书日常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皇后猛于虎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高洪书闻言,心脏立马偷停了几下。

    皇后看重连书,向皇帝把连书要去给了太子,是自跟在身边的情份,以后不出意外,妥妥就是太子的天下,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连书的前途不可献量。

    高洪书一度各种羡慕嫉妒恨,总想着徒弟走在了自己前面,偏他还要被神经病皇帝搓磨至死。

    后来他慢慢地接受了现实——神经病是会遗传的,他就放开了心胸。

    太子容貌肖母,极似谢皇后,这也是皇帝宠爱太子的最大原因,甚至连太子五岁的五皇子脸给照着皇帝扒下来似的,也不及太子得宠。

    按说万千宠爱于一身,太子即便不恃宠生骄,也得是个活泼开朗人见人爱的少年郎才是,可太子却酷似先皇仁宣帝,有其宽厚之风,总要以理服人,用嘴巴说服你。

    如果太子费尽全力,还是无法说服那个人,才会动拳头,揍服那个人为止。

    谢皇后对太子这爱动手的性子头疼不已,反而是皇帝十分赞赏,觉得就该是这样,讲理你不听,就得揍,揍一顿就得让人记上十年八年,不然没意义,得让那些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的长长记性。

    端王拖家带口回来庆贺太后的寿辰,之后就被皇帝留在京师,这一住就住到现在。

    谁知太子和端王世子都是要强的性子,到一起大多是打嘴仗,可惜太子也和景元帝一样,一生起气来就说不出理来,估计嘴上没占着便宜。

    武场人多嘴杂,迟早传出来,您看——要不请皇后过来?

    高洪书摆手,皇后大着肚子呢,谁要在这个时候惊动了皇后,还不等着让皇帝搓磨啊?

    当下一咬牙,俯耳在身边正想叫连书去请太后过来,都是孙子,太后出面也名正言顺。却听外面连声的‘皇后驾到’,殿门一开,皇后捧着肚子大步流星就走了进来。

    高洪书一拍脑门,皇后那双阴阳眼,宫里说不清的耳目,这事儿闹这么大又怎么能瞒得过皇后?

    不等高洪书迎出去,皇帝听着皇后来,以为出了何等大事,连忙迎出来,问明白是太子和端王世子打架了,当即哈哈大笑,就叫了御医去看。

    直道:男孩子就该多打架,斯斯文文那是姑娘。

    谢玖狠狠剜了皇帝一眼,你这不是把孩子都教坏了吗?去,她吩咐高洪书,叫太子和端王世子上了药之后,所有参与打架的人绕武场跑五十圈,不跑完不许停。然后抄十遍孝经。

    一场风波总算就此平息。

    高洪书有惊无险地过了一天,眼瞅着到点儿轮休了,昭阳宫里又听见皇帝嗷的一嗓子,帝后两个又吵了起来。

    高洪书扒着门缝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了起因居然就因为皇帝一句:一孕蠢三年,罚也罚别人的孩子啊!

    哪怕真是一孕蠢三年,总有个时间限制,皇帝自从遇上谢皇后,这时不时地犯蠢,是有多少年了高洪书泪喷,特么的,总算没打起来,他可以躺床上装死狗了。

    盛夏,卯时天就已经大亮了。

    高洪书悠悠然地任太监梳洗打扮,然后由头到脚连根头发丝都不放过,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有任何引起景元帝不满的细节和自由奔放的味道后,这才迈着四方步到含章殿轮值换班。

    这几天谢皇后不知道是因为怀了第三胎的缘故,精神有些敏感,因为长乐公主异乎常人的审美观陷入了深深的忧郁之中。

    进宫服侍,除了四肢健全,能听得懂人话之外,还是有一定容貌的要求的。只是不比妃嫔,相貌过的去也就适当放宽了条件,不过就是这样,长乐公主身边还是齐全了大燕宫各种丑的第一名。

    若非长乐公主扭曲的审美,这些一个个都是往冷宫寒窖里扔,一辈子都甭想见帝后一面,唯恐膈应着帝后那双龙眼凤目的货。托长乐公主的福,越丑的在公主面前越吃香,只要公主带出宫晃悠一圈,绝对闻见伤心,见者流泪的程度。

    谢皇后不只一次的调了些容貌上佳的宫人给长乐公主,试图将长乐公主扭曲的审美观给掰正,结果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

    长乐公主居然每一次的理由都是一样的:对着那些丑八怪吃不下饭。

    高洪书都怒了,偏偏长乐公主很喜欢他,每次看见他都笑眯眯的,用膳都能吃两大碗!

    他就那么下饭?!

    《皇后猛于虎》倪萍长沙挤地铁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cserwer.com/book/3/14494/
上一章        皇后猛于虎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