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倪萍长沙挤地铁

诸天末日循环:第二十章拜访王夫人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诸天末日循环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王易这般所言,包不同也没什么话说,只得悻悻地退了下去。却是公冶乾偏要故作聪明,神色一转,好似领悟到了什么妙处,竟笑着劝慰包不同:三弟,你这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两个丫头教好了,将来自有大用!

    公冶乾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一脸的若有所思,片刻后彼此交换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又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哪知方才包不同顶撞王易,他尚且不以为意。可四大家臣如今这表现,他却已是勃然大怒。王易将阿朱阿碧两个丫头视若亲妹,自然不乐意四大家臣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复国大业将她们当作财货一般随手送人。只见他重重地搁下茶碗,沉声道:两个丫头将来如何,自有我做主,诸位哥哥就不必费心了!说罢,起身拂袖而去。

    摆平了家里的一摊事,临行前王易仍要去拜访王夫人,向这位仅存于世的长辈告辞一番。

    一年前,距离燕子坞一九水路的王家庄正式更名为曼陀山庄,庄内种满了各色山茶花,至于其他各种花卉更是一点也无。王易守孝三年再次踏入王家庄,只觉这一路行来舅父家早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再看不出曾经的王姓主人半点影子了。

    他不懂花卉,这些山茶究竟好不好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想到李青萝这般行事显然是对段正淳绝难忘情,不免为他九泉之下的便宜舅父幽幽一叹。原来一个女子可以情深至此,又可以凉薄至此。

    王易与李青萝感情生疏,行家礼见过这位舅妈,向其表明了将要远游之意,她也神情淡淡并无什么嘱咐。好在王易也早习惯了李青萝的冷淡,他此行的真正目的也只是为了王语嫣,当下便转口道:表妹如今已满七岁,这启蒙之事不知舅妈有何打算?

    王易话音一落,李青萝便是一脸的迷茫,显然她的一颗心全扑在缅怀自己逝去的爱情上,对女儿的将来却无半点谋划。

    王易见状不禁转过脸微叹了口气,续道:好教舅妈知道,外甥已聘请名师为阿朱阿碧授业。表妹与阿朱阿碧两个丫头素来交好,不如与两个丫头一同读书。

    他这番建言纯粹是一番好意,只是李青萝却不喜王易将自己的女儿与两个奴婢相提并论,沉下脸道:语嫣的事,我自有打算,你毋须多问。

    王易深知他这位舅妈更年期极长,常年喜怒不定,因而纵使碰了颗钉子也并不在乎。想到王语嫣年纪尚幼需要同伴,便又好声好气地与李青萝商量。舅妈年轻寡居,若是请夫子上门坐馆未免有损舅妈清誉,不如让语嫣到燕子坞读书。舅妈若是担忧路上的安全,外甥让邓大嫂亲自负责护送可好?

    王易这般安排可算是思虑周全,只是李青萝听在耳中却隐隐感觉大有嘲讽之意十分刺耳,即刻怒道:语嫣是我的女儿,我自己会教!

    李青萝这般油盐不进,王易也有些忍无可忍,冷声回道:表妹天真烂漫,不知世情险恶人言可畏。舅妈是要教她无视礼法,随随便便就跟着一个陌生男人无媒无聘地跑了?

    李青萝满面绯红登时大怒。想也不想一巴掌就要扇过去。

    只是多年沉溺情爱的她就算身负逍遥派武学武功也是稀疏平常哪里动得了王易。被他一个侧身闪了过去。

    表哥!一直躲在内堂听他们谈话的王语嫣见状再也忍耐不住,猛然撞开房门直冲了进来。她年纪幼小,听不懂他们话中深意,只怒气冲冲地拽着母亲的衣角质问。娘亲为何要打表哥?

    李青萝满心的苦涩愤恨偏又说不出口,眼见连女儿都胳膊肘往外拐,更是气苦难当,只弯腰搂住了王语嫣,泪珠纷纷而落。

    母女连心,王语嫣虽不满母亲殴打表哥,可见母亲伤心却仍是乖巧地伸手为她抹去了泪痕,小声道:娘,你别伤心了,万事有我呢!

    李青萝闻言,泪水却落得更急。王语嫣不知所措,便又转向王易求救也似地叠声低喊:表哥,表哥

    王易轻叹一声,低声道:是外甥失言,舅妈恕罪。

    李青萝冷哼一声,恨声道:我一介寡妇,无权无势,可当不得你这王孙公子赔罪!

    舅妈,如今这世道原就是男人掌权,是以容得下男人任意妄为却容不下女子半点出格。王易不等李青萝再说出什么不中听的酸话来,即刻出声打断了她。男人纵使错的再多,也能浪子回头金不换;可女子若是走错一步,那便是万劫不复。舅妈是吃过苦的人,舅妈的爱女之心更加毋庸置疑,难道舅妈忍心看着表妹将来也重蹈自己的覆辙?

    语嫣怎会重蹈我的覆辙?谁若是对不起语嫣,谁若是李青萝咬牙紧紧搂着女儿,手上青筋暴起,仿佛是要与人拼命。

    王易却是黯然一叹,低声道:舅妈,表妹这般美貌男儿天性重色,这世上更是爱花人多惜花人少。表妹青春美貌时身边自然有无数狂蜂浪蝶前来示好,为讨她欢心就连自己的性命也绝不吝惜。可若是表妹年老色衰时,又当如何?甚至,不必等到表妹年老色衰,只是为了家人、为了钱财、为了权势、为了另一个女子,要他放弃一个已得手的女人又有何难?

    李青萝怔怔地立在原地,许久方哽咽着道:原来男人都是这么想的么?

    是的,男人都是这么想的。王易无比冷酷地道,一个女子仅仅只有美貌温柔是不够的,她还要能够为我照顾家人、为我生儿育女、容忍我与别的女子寻欢作乐,甚至为我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只有这样,我才能长长久久地留在她的身边。

    李青萝无比奚落地一笑,轻声道:仅仅只是留在身边?她长舒一口气,忽然雄心万丈地道,就凭这曼陀山庄、凭我的嫏嬛福地,便是养语嫣一辈子也绰绰有余!

    舅妈又何必因噎废食?更何况,终有一日,舅妈会老。表妹被舅妈拘了一辈子,终究寂寞,舅妈又岂能忍心?唯有让表妹读书明理,让表妹弄懂这世间的规矩。将来如何,还不只在她一念之间?到了那个时候王易轻声一笑,眉宇间满是戏谑。

    到了那个时候?李青萝疑惑地重复。

    到了那个时候,就不是嫁或不嫁,更加不是嫁给谁,而是怎么过表妹才开心。王易一字一顿地说道。

    《诸天末日循环》倪萍长沙挤地铁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cserwer.com/book/6/31315/
上一章        诸天末日循环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